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中流击楫

中流击楫

来源:北京赛车pk10官网|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Welcome Home时间:2018-04-03 18:08:53

祖逖(266-321)的祖上九代,都有人被推为孝廉,荐举到京城做官,是一个官宦世家。祖逖的父亲祖武做过上谷太守。

祖逖字士稚,范阳郡道县(今河北涞水县)人。他从小性情慷慨,喜欢结交朋友,不拘小节。少年时轻财好义,常常用同父异母哥哥祖纳的名义,以粮食和绢帛救济贫困的亲戚乡邻,人们都很尊敬他。西晋覆没前的数年,祖逖和他的胞弟祖约跟随母亲,投奔洛阳的舅舅程元良。祖逖还有几个堂舅,都在朝中做官。经过他们的推荐,祖逖兄弟也进入仕途。

祖逖二十多岁时,和刘琨同为司州主簿,两人志趣相同,非常投机,常常在一个被窝里睡觉。他俩谈论当前形势,互相勉励说:“如果四海沸腾,豪杰并起,我们俩就在中原大干一番吧!”一般鸡鸣是在拂晓,但有些鸡却在半夜乱啼,被称为“荒鸡”,迷信者认为是不祥的预兆。祖逖被半夜鸡鸣吵醒后,用脚猛踢刘琨说:“这不是恶声,是督催我们练武的号角。”于是他俩便共同起身舞剑,锻炼身体。这就是“闻鸡起舞”典故的由来。

祖逖和刘琨这两位志同道合的好友,后来各奔一方,为恢复中原而奋斗。刘琨在给亲友的信中曾说:“我枕戈待旦,立志消灭敌人;但常恐祖逖走在我的前头挥鞭立功!”他们都以身许国,死而后已。前面已经讲过刘琨的事迹,下面就来介绍祖逖北伐的故事。

洛阳大乱时,祖逖带了几百户乡亲到淮水、泗水一带避难。途中车马用来运送老年人和病人,他自己和年轻力壮的人一块儿步行,吃的穿的以及药材,都不分彼此。祖逖智谋多,办事干练,所以老老小小都推戴他为首领。当时,琅琊王(即后来的晋元帝)任命他为徐州刺史,以后又转为军谘祭酒。他统率的部属驻扎在京口(今江苏镇江市),军粮供应很差,有时还饿肚子。在南渡的几万流民中,有不少富豪聚居在京口的南塘一带,祖逖的队伍经常去“借”钱粮。有一次,王导等人去看望祖逖,看到他身穿贵重的皮袍,满屋摆设了珍贵的珠宝。这些权贵们非常奇怪,祖逖却若无其事地说:“这是我部下昨夜到南塘去了一趟!”但是祖逖并不想当暴发户,过几天就变卖这些财物充作军饷。有时富豪告到官府,祖逖总是尽力为部属开脱,因而遭到非议。

祖逖眼看山河破碎,不愿再在后方逍遥自在。313年,他就上书琅琊王:“晋室之乱,全是由于藩王争权,自相残杀而起,因而使匈奴和羯人等有机可乘。现在老百姓惨遭荼毒,人人都想反抗强暴。大王如果兴师北伐,我祖逖定当效命,各地豪杰也当闻风而动,共同洗雪国耻!”司马睿没有北伐的打算,只任命他为奋威将军,豫州(治所在今安徽淮阳)刺史,给一千人的口粮、三千匹麻布,叫他自己去招兵买马,筹备武器盔甲。

祖逖受命后,带了一百多户从京口渡江北上,当时那儿的长江江面宽四十多里[1],遥望对岸茫茫无边,静聆身畔万籁俱寂,只有橹声如咽,船只在激流中搏浪前进。祖逖面对滚滚东流的江水,想到肩负重大使命,思绪万千。船到中流,他站立在船头,敲着船楫,对天起誓道:“我祖逖如果不能扫除敌寇,澄清中原,当如大江那般有去无回!”同行的人听了这样的豪言壮语,都感动得流下眼泪。

祖逖渡江后,在淮阴冶炼兵器,制造盔甲,招募了两千多勇士,从徐州推进到豫州的沛国(治所在今安徽濉溪西)和谯郡(治所在今安徽亳县)。这些地区原是西晋和石勒经常交战的前线,堡坞壁垒星罗棋布,情况复杂。各种势力有的心向东晋,有的归附石勒,有的割据称霸。他们之间互不统属,甚至相互猜疑、攻打或是吞并。祖逖一心想联合他们对付敌人,但这不是容易办到的。

img

祖逖中流击楫

在谯郡有张平、樊雅的两个堡坞,各有数千人马。张平自称豫州刺史,樊雅自称谯郡太守,他俩一度归附东晋,被封为四品将军,要他们就地抗击石勒。祖逖派参军殷乂去联络张平和樊雅。殷乂官儿不大,架子可不小,不把他俩放在眼里,看到他们的住房,说“可以养马”,瞧见大铁锅,说“应该砸碎,拿去冶炼刀枪”。张平说:“这是帝王用的大锅,天下太平后就将使用,为何要毁掉?”殷乂冷笑道:“你的脑袋尚且保不住,还想守护这大锅!”张平早已憋着一肚子气,禁不住骂道:“难不成你这小子就能保住脑袋?”他手起刀落,把殷乂杀了,从此闭门自守一年多,不愿靠拢祖逖。

张平手下还有董瞻、谢浮等人控制的十多个小堡坞。祖逖拉拢了谢浮,谢浮欺骗张平,约他共商大计,就此暗杀了张平。祖逖把张平的一部分部属接收下来。但占据谯城的樊雅,却还不肯认输。

祖逖的军粮是建康派人运来的,路太远,常常接续不上。他们进驻到太丘(今河南永城西北),整天忙着搞粮食,放松了警戒。不料,樊雅派了一支队伍,从谯城赶来,乘着黑夜,杀进祖逖的兵营。他们大叫大嚷辱骂祖逖,喊着要为张平报仇。祖逖的将士没有提防,又不知来了多少敌人,只是晕头转向,四散奔逃。祖逖镇静地辨别喧闹声,知道人数不多,于是沉着地指挥作战,终于打退了樊雅的队伍。他乘胜追击,包围谯城,眼看胜利在望,不料张平的余众却赶来帮助樊雅,祖逖只得另去讨援兵。在浚仪南的蓬陂(今河南开封一带),原来的乞活军首领陈午已死,由他的叔父陈川带领队伍,自称陈留太守。陈川派了将军李头来帮忙,同时东晋的南中郎将王含也派参军桓宣带了五百人马,来协助祖逖攻城。

祖逖对桓宣说:“听说你过去曾说服张平和樊雅归顺朝廷,他们对你很信服,眼下你再辛苦一趟去劝劝樊雅,他如果肯投降,我一定重用。”桓宣骑了马,只带了两个随从,去见樊雅说:“祖将军立志要平定刘曜和石勒,要依靠你们共同对敌,前些日子殷乂太轻薄,辱骂了你们,但那不是祖将军的本意。如果双方和解,今后你也可以建立功勋!若要再固执下去,就不好了。”樊雅设宴招待桓宣,派自己的儿子跟桓宣回去作人质。不多天樊雅前来拜见祖逖,祖逖还叫他回去带领原来的部属。可是不少部属以前辱骂过祖逖,怕祖逖日后报复,逼迫樊雅又紧关城门。祖逖一边进攻,一边要桓宣再去劝说。樊雅立即杀了几个横加阻拦的人,终于归顺了祖逖。

陈川派来帮助祖逖作战的李头非常勇敢,他缴获了一匹上等的骏马,心里想要但又不敢说。祖逖一眼看透了他的心思,就将那匹骏马送给李头。李头回到陈川军营,逢人便说:“如果能跟随祖将军这样的人,我死也无恨!”这话恼怒了陈川,他一刀砍了李头的脑袋,说:“我让你去跟祖逖吧!”李头的亲信冯宠不服气,带着四百多部属投奔祖逖。陈川更是冒火,他的四五千人马不敢面对面攻打祖逖,只是在豫州抢劫郡县,叫祖逖难堪。祖逖可不是好惹的,他设计埋伏截击,打垮了陈川的队伍,被抢的财物和妇女,都送回原来的家乡去,自己一无所占,豫州百姓感恩不绝。陈川怕被祖逖消灭,横下心投奔了石勒。

祖逖的进军,使黄河南岸的堡坞壁垒起了大动荡大分化,有的死心塌地投降石勒,有的旗帜鲜明地归顺祖逖。但是,有些坞主原先送了亲生儿子在石勒跟前作人质的,心里七上八下,没有主张。祖逖暗下派人去安慰他们,不让他们为难,而且又特地派了队伍假意去攻打他们,表明他们没有归属东晋。因而,这些坞主们对祖逖信服得五体投地,一得知石勒有什么动静,常向祖逖密报。所以,祖逖对石勒的内情了如指掌,打起仗来,老是获得胜利。尤其是争夺浚仪的战斗故事,特别脍炙人口。

上一篇:棘城之战

下一篇:智取浚仪城

标签:东晋
故事:东晋的野史揭秘
声明:中流击楫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