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蛇郎娶妻

蛇郎娶妻

来源:北京赛车pk10官网|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Welcome Home时间:2017-05-09 17:23:00

古时候,有个瑶族老人,老伴早就离开人世了,给他留下了两个女儿,老人天天起五更睡半夜,又当老子又当娘,苦挨苦熬。终于把两个女儿拉扯大。

两个女儿是孪生的,相貌几乎一模一样,老人总是给她们穿一样的衣裳,旁人很难把她们姐妹区分出来,不过,区别还是有的,姐姐佩玉好吃懒做,妹妹佩花勤劳善良,还有,走近前仔细看,姐姐的脸上有几颗雀斑,妹妹呢,脸孔红殷殷的,就像一朵刚刚开放的红牡丹。

一天,佩花和佩玉上山砍地,佩花挥舞砍刀,狠狠地砍了起来,那高过人头的芒草随着嚓嚓嚓的响声,便齐刷刷地倒向一旁,转眼就砍了一大片。佩玉呢,她舍不得出力气,砍的草乱得像个鸡窝,老半天也挪不动两步。

蛇郎

蛇郎

太阳升到头顶,火辣辣的怪难受,佩玉把砍刀一丢,对妹妹说:“我屙泡屎去。”说完,钻进地边的一片小树林,找块荫凉的地方,舒舒服服的睡懒觉去了。

佩花为了砍完这片荒地,她手中的砍刀挥舞得更快了,就在她汗流如雨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只听“刷刷刷”的响声,离她不远的芒草便整整齐齐地着根倒了下去。

“是谁来帮我砍地呢?”佩花走上前两步,拨开芒草一望,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原来一条白练蛇在离她不到两丈远的地方用尾巴帮她砍地呢!她正想悄悄后退时,被大蛇看到了,它回过头来,温柔地向佩花点点头,又继续砍地去了。

太阳落山,佩花叫醒还在甜睡的姐姐,回家去了,吃晚饭时,老人问女儿今天砍了多少地?佩花说至少可种一担谷米,并说明这功劳差不多全是那条大蛇的,老人听了很生气,责备佩花说:“妹仔家不得学讲谎话呀!”佩玉则认为妹妹这话是冲她来的,在一旁默不作声,只顾低头吃饭。第二天,佩玉连地头也没到就躲进小树林睡懒觉去了,佩花只好一个人开火路(指在地的周围开出隔火道路,以便烧垦开荒),这时那条大蛇又来啦,它向佩花点了点头,然后沿地边爬去,把尾巴贴着地皮三摆五摆,一条又光又宽的火路便开出来啦。

一回生,二回熟,这回佩花不再害怕大蛇了,为了表示感谢,她把自己的饭包朝大蛇丢去,大蛇也不客气,接过饭包,用牙齿把芭蕉叶撕开,三口两口吃起来。吃了饭,它又爬上一棵大树上去看佩花烧地,等地烧好了,它又爬下树来,帮佩花挖地,一会工夫,一大块地就挖出来了。当晚佩花把白天的事又一五一十地讲给父亲听,老人听了,半信半疑,说:“有这种事,明天我跟你们去看看。”

第二天,老父亲同女儿一起去做工,父女三人一齐向新开的岭禾地走去,到了地里,老人愣住了,只见一大片新开的岭禾地整理得平平展展,连兜杂草芒根也找不到,难道女儿讲的话是真的吗?

就在老人感到奇怪的时候,突然从地头的小树林里跳出十多个打家劫舍的喽罗来,把老人和他的两个女儿围住,老人知道事情不妙,急忙护住自己的两个女儿,壮着胆子对强盗们喝道:“青天白日,你们要做什么?”

强盗们听了老人的话,一齐狰狞地狂笑起来,为首的一个小头目走前一步说:“老家伙,恭喜你啦,东寨头人看中了你的两个女儿,特派我们前来接二位小姐上山做压寨夫人。”

老人听了大怒,骂道:“你们这些杀千刀的,我就这两个女儿,你们如今要把她们抢了去,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也罢,我今天跟你们拼了!”骂着,一头向那个小头目撞去。

那个强盗小头目不注意,被老人一头撞了个狗吃屎,这一来,直火得他头顶上炒得黄豆熟,爬将起来,恶狠狠地说:“老东西,你活了六七十岁,也够本啦,今天我就成全了你吧!”说着,拔出腰刀,就向老人的心窝刺去。

就在这一瞬间,那条大蛇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只听“啊呀”一声惨叫,那强盗小头目便一命归阴去了,其余的小喽罗们一个个哭爹喊娘地转身拔腿就逃,可哪里还逃得了,只一阵子工夫,统统被大蛇咬死了。老人见大蛇只咬强盗,没有伤害他一家人,心里十分感激,于是壮着胆子走上前,对大蛇说:“大蛇啊大蛇,你一连几天帮我家做工,今天又救了我们父女三人的命,我们如何才能报答你的恩情呢?”

大蛇说:“你把你的一个女儿嫁给我吧,请你老人家放心,我不会亏待她的。”老人为难了,但转念一想,也罢,与其让两个女儿被强盗抢去做老婆,落进火炕,还不如将一个女儿嫁给大蛇呢!于是掉脸问佩玉道:“玉,你愿嫁给大蛇吗?”

佩玉双腿直打冷颤,心想:人和蛇怎能结为夫妻呢?她连连摇头。

老人又转脸问佩花,佩花想:要不是大蛇的帮助,爹今天就没命,自己和姐姐也要被强盗抢去做老婆,为了感谢大蛇的恩情,她便点头答应了这门亲事,大蛇望着佩花羞红的脸颊,立刻转身向老人点了三下头,算是拜见了丈人。

百鸟归林的时候,老人带着大女儿佩玉回家去了,佩花目送着爹爹和姐姐走远后,对大蛇说:“蛇郎啊蛇郎,鸡有窝,鸟有巢,我们到哪里,我们到哪里落脚过夜呢?”

大蛇说:“你闭上眼睛,骑到我的背上来,我带你回家去。”

佩花骑在蛇的背上,大蛇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行着,只听得一阵呼呼的风声掠耳而过,一会儿,大蛇说:“姑娘,到家啦!”佩花睁开眼睛一看,呀,这简直是神仙洞府啊!到处百花烂漫,百草芬芳,百树葱茏,周围的亭阁楼台啊,都是黄金和白银砌成,光辉灿烂!更使她惊讶的是刚才驮她来的大蛇不见了,面前却立着一个英俊健壮的小伙子,小伙子正温柔地看着她微笑呢,小伙子看着站在那里傻愣了的佩花,笑着说:“佩花,这是我的家,今后我们就住在这儿不走了。”

佩花是个从小劳动惯了的姑娘,到了蛇郎家以后,她仍然不忘劳动,每天不是下地做工,就是到机房织布。她织的瑶锦啊,蝴蝶见了也要飞来欣赏;她绣的花哟,蜜蜂也难辨真假。蛇郎见自己的妻子这样聪明能干,高兴得不得了。科去冬来,转眼春节就要到啦,每逢佳节倍思亲啊,蛇郎懂得妻子的心情,一天,他收拾了些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交给佩花说:“回家看看吧,见了岳父和姐姐请代我向他们问候。”

佩花别了丈夫,回家探亲去了,当她走进家门时,父亲和姐姐呆住了,他们上上下下打量着佩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佩花笑了笑,把事情的经过如此这般的说了个透,老人听了,乐得合不拢嘴,女儿嫁了好姑爷,做父亲的哪能不高兴呢?佩玉听了,又嫉妒又后悔,心想:当初我为什么看不出那条大蛇是位王子变的呢,真是有眼无珠啊!唉,我要是嫁得一个像妹子那样的丈夫该多好呀,那日子一定过得比神仙还快活哩!

一天,老人到别寨走亲戚去了,家里只剩下佩玉和佩花姐妹俩,佩玉心怀鬼胎,走到井边,对佩花说:“妹妹,你的头发乱啦,过来我给你梳梳。”佩花不知是计,便走到井边,一边躬腰看着水中自己的影子,一边让姐姐给她梳头,梳着梳着,佩玉趁佩花不提防,用力一推,便把佩花推下深井去了。

佩花被淹死后,佩玉立刻穿上妹妹的衣裳,沿着妹妹讲的路径找蛇郎去了,心急腿快,一下子就来到了她家的岭禾地,就在她四处张望寻找那条大蛇时,见一个十分英俊健壮的青年潇潇洒洒地向她走来,佩玉心想:这一定是妹妹的丈夫了,于是上前施礼道:“丈夫久等了。”

蛇郎见妻子回来了,兴奋地说:“娘子,今天总算把你盼回来了。”

佩玉看了看周围的荒山野岭,犹豫地问:“我们的家在哪里,怎么回去呀?”

蛇郎一怔,说:“才离开半个月,你怎么就忘了呢?”

佩玉唯恐露了马脚,慌忙解释说:“我从小记性差,人家讲什么就像水过芋苗叶,一下子就忘得精光啦。”

蛇郎说:“闭上眼睛,骑到我的背上来吧,等我叫你开眼时,我们就回到家啦。”

佩玉按照蛇郎的吩咐办了,很快就来到了蛇郎的家,她开眼一看,果然像妹子所说的那样富丽堂皇。

吃晚饭时,在明亮的灯光下,蛇郎望着乐颠颠的佩玉,忽然一惊,问道:“娘子,你的脸被什么东西弄脏啦,就像涂上了几颗苍蝇屎一样?”佩玉不慌不忙地解释说:“过年帮家里炸扣肉,被溅起的油星烫伤的。”

蛇郎听佩玉这样一说,便不作声了,晚上睡觉时,佩玉一躺上床,垫在龙床四个脚下的龙蛋啪的一声被压碎了。蛇郎不悦地说:“娘子,你从来睡觉都没有弄坏过床脚垫呀,今天怎么这样粗手笨脚的?”佩玉先是一惊,但一瞬间就镇定下来了,说:“回家探亲时,整天忙家务,煮饭、喂猪、扫地、洗衣,手脚主粗了点呗!”

佩玉到了蛇郎家以后,成天只顾吃喝玩乐,不愿劳动。初时还好些,后来连洗脸水也要蛇郎帮打,衣裳也要蛇郎帮洗了。蛇郎见她越来越懒,一点也不像原先那样聪明勤劳勤快,渐渐地对她也就越来越冷淡了。

一天清早,佩玉正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一只美丽的小鸟飞到她窗外的一株柳树上,盯着她不停地叫道:“姐姐,羞啊,姐姐,羞啊……”

佩玉愈听愈觉得那鸟儿是在骂她,不觉大怒,抡起梳妆台上的铜镜就向小鸟砸去,鸟儿躲避不及,一下子被她打死了,她把小鸟捡回来,撕了毛,掺上半筒粳米煮粥和丈夫吃。同是一样的鸟肉粥,蛇郎越吃越觉得鲜甜,连声称赞:“好香甜的鸟肉粥啊!”佩玉则越吃越觉得苦涩,吃了几口,就实在咽不下去了,于是她便把剩下的大半碗鸟肉粥往后园倒去,恰巧,鸟肉粥泼在一株楠竹根上,说来也怪,这棵楠竹得了鸟肉粥的浇灌之后,一下子竟长得绿油油的,像凤尾一样,十分可爱,蛇郎做了张石凳,摆在楠竹根旁,每天做工回来,便到楠竹下乘凉,只要他一坐到石凳上,凉风便阵阵吹来,使他觉得浑身清清爽爽,疲劳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后来,他把这种感受讲给佩玉听,佩玉不信,也跑到竹子下面乘凉,可她刚一在石凳坐下,竹子上便纷纷掉下一条条又长又粗的毛毛虫来,蜇得她浑身上下又痒又痛,她一火,一刀把竹子砍了。

心爱的竹子被砍倒了,蛇郎十分难过,他怀着痛惜的心情,把竹子拿回家做了张躺椅,凭着他的一双巧手,制成的竹躺椅既适用又美观。他把竹躺椅摆在厅堂里,每天做工累了就躺在竹椅上休息,说来也稀奇,只要他躺在竹椅上,就感到格外舒服,因此他常常躺在竹躺椅上过夜,佩玉埋怨说:“你这人真是贱相,房里丝毡绒毯的龙床你不睡,偏偏要睡在这又硬又冷的竹椅上过夜。”

蛇郎笑笑说:“你别小看这张竹椅,躺在上面比躺在龙床上舒服得多哩,不信你来试试看。”

佩玉听说,拉起蛇郎,一屁股便坐到竹椅上,她的屁股刚一碰着竹躺椅,便“啊呀”一声哭爹叫娘地惨叫着跳了起来,原来,她的屁股早被竹椅钳去了两块肉,她一气之下,一刀将竹躺椅砍烂,丢进火塘烧了。

熊熊的烈火一下子就把那张漂亮的竹躺椅烧毁了,蛇郎想抢救也来不及啦,不过,他还是抢出来一节,他把这节竹子做了根小巧玲珑的砍火筒,为了防止妻子再把这根吹火筒烧掉,他便把这根吹火筒送给了寨里的盘三奶。

盘三奶六十出头啦,没儿没女,老伴又早早死了,一个人日子过得很孤苦,一天,她煮早饭时,由于柴不够干爽,火老是燃不旺,她便拿蛇郎送给她的吹火筒来吹,一吹,却吹出个白胖胖的小虫子来,说也奇怪,那小虫掉下地后,竟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立在她的面前,盘三奶见了真是欢喜极了,把姑娘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

蛇郎听说盘三奶家有个美丽能干的姑娘,便跑去看个究竟,一看愣住了,姑娘多像他从前的妻子啊!脸孔儿红殷殷的,就像一朵刚刚开放的红牡丹。他越看越爱看,越看越舍不得离开,姑娘对蛇郎更是要好,什么事情都愿意帮他做,总是含情脉脉的。

由于彼此玩得投机,蛇郎常常连吃饭的时间都忘了,久而久之,佩玉生气了,责问道:“是什么迷住了你的心窍,常常跑到那个穷鬼家去玩,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不记得啦!”

蛇郎说:“盘三奶家的姑娘长得可漂亮啦,就像你刚到我家来时一样,脸上没有雀斑,殷红殷红的,既聪明,又勤快,织的瑶锦绣的花,连脾气也和你以前没差别。”佩玉听了蛇郎的话,半信半疑,决定亲自去看看,她走进盘三奶家一看,见那姑娘长得如花似玉,“怪不得蛇郎被她迷住了!”她心里这样妒忌地想着,嘴里便问道:“姑娘,你怎么长得这样漂亮呢?简直和仙女一样!”

姑娘笑着说:“我刚生下来时,长得可难看啦,满脸是雀斑,就像苍蝇在上面屙了很多屎一样,娘见我长得难看,便到南山美人泉挑来了仙水,把水烧开后, 放我进开水里洗了个澡,我才长得像现在这样好看哩。”

听了这话,佩玉喊了个“啊”字,便不再作声了,她想:我也是个雀斑脸,难怪丈夫不喜欢我,我得设法把雀斑洗去,变成一个美人才行。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起床跑到南山的美人泉去,挑了满满一担的泉水回来,放进锅里烧,烧开后,她脱掉衣服和裙子,跳进开水里去了。

狠毒而愚蠢的佩玉被开水烫死了,她死后,蛇郎就和盘三奶的姑娘结了婚,从此,夫妻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上一篇:白鹭姑娘

下一篇:刘义和首乌王的传说

标签:妖精
故事:妖精的故事
声明:蛇郎娶妻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