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王癞子娶龙女

王癞子娶龙女

来源:北京赛车pk10官网|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Welcome Home时间:2017-05-09 16:15:47

王癞子是个穷人,住的是草棚,吃的是野菜粗糠,穿的是补丁打补丁的衣裳,还得天天斫草卖给财主算线过日子,有钱的人嫌他又笨又癞痢,穷兄弟们都说他心地好、勇敢、勤劳又朴实。这一天,王癞子到荒滩上斫草,刀一挥,碰到一个圆溜溜像鹅蛋样的卵石,“嚓”的一声,刀从石头上滑过,把另一只揪草的手斫出血来了,殷红的血就滴在石蛋上。王癞子撕下衣角包好手后,觉得这石蛋蛋又滑又圆,蛮好看,白得像玉,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像朝霞一样在散发着光辉,他舍不得丢掉,便揣在怀里带回家。

晚上,王癞子脱衣上床睡觉,想起石蛋,便摸出来看了一阵,人太辛苦,他双手抱着石蛋竟睡着了,半夜里醒来,他发觉有个人睡在怀里,他吃了一惊,借窗口透进的月光一看:哎呀!原来怀里是个秀丽的姑娘,这姑娘正睁开惺松的睡眼,闪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盯着他呢!

小龙女

小龙女

王癞子大吃一惊,翻身坐起盘问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姑娘嫣然一笑,说:“我是龙女,是你从荒滩上草窝里拾来的石蛋变的,你拾的不是石蛋,是龙蛋,妈妈把我生在大海里,我随海浪到处漂泊,潮汐送我来到荒滩草丛,白天太阳晒,晚上和风吹,今天你的热血灌在我心上,你又用热气来焐我,我伸了个腰就从蛋壳里出来了,现在我睡在你怀里,为了报答你的好心,我要和你结为夫妇。”王癞子听到她的话,心里可犯了愁,说:“你生得这样娇嫩,是龙宫里的小姐,我自己还糊不上嘴,是个精穷人,你跟了我,我拿什么养活你?”龙女说:“不妨,我自有办法,不要你养,你还是睡吧,明天早早起来斫草去。”王癞子拗不过龙女,只好和她结成了夫妻。

第二天一早起来,王癞子揣上菜糠饼子,给龙女留下一半,拿着刀上滩去斫草了。这天,他想到自己有了老婆,心里热哄哄的,斫起菜来也分外有劲,他斫了比往常更多的草,打着震天响的号子往回走,他才进草棚,龙女已经在锅上把饭菜做好了,龙女把香喷喷的米饭、酥透透的禽肉、鲜滋滋的海鱼、绿油油的青菜,端到他面前,王癞子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样美味的饭菜哩!他吃在嘴里,乐在心里,忍不住直望着娘子笑。

吃过晚饭,龙女端出一盆水来,对他说:“你先洗洗脸,再洗洗头,最后洗洗脚,早早上床睡,明天起早把草送到财主家去,你对财主老爷说:‘王癞子娶了老婆,请财主老爷赐块地给砌点房子。’有了老婆没房子,住在草棚里怎么过日子呢?”王癞子洗了脸又洗头,洗了头又洗脚,便上床去睡,睡在床上,他心里不除疑(方言:指放心),对龙女说:“没钱怎能砌房子?财主老爷心术坏,还是不要去求他。”龙女说:“不妨,你自管去说,没钱不要你担心思,他心术坏,我有法治他。”王癞子拗不过龙女,只得依了她,吹灯睡觉。

第二天,财主老爷看到王癞子送了比平常更多的草来,嘴巴立即笑到齐耳根子,王癞子对财主说:“老爷,小的而今娶了个老婆,求求老爷赐块地给小的,让小的砌间房子遮风蔽雨。”财主哈哈一笑,心里思量:王癞子饭也吃不上,到哪里弄钱去买砖瓦木料砌房子,还不是用树桠杈搭搭罢了,巴掌大的地方尽够了,还能占我多少地!于是,他立即说:“好吧,你要砌房子,我赐地给你,你要多少有多少,尽你砌就是了,你快回去吧!”王癞子听了,心里乐得开了花,兴冲冲地跑回来对龙女说:“事情办成了,财主老爷说:‘你要多少有多少,尽你砌就是了。’你说,我们砌个什么样的房子?”

龙女端出冒着热气的饭菜让他吃早饭,挨身坐在桌前说:“你看该砌怎样的房子呢?”王癞子边吃边说:“好娘子,我看庄户人家,有两间草屋也就够舒畅了。”龙女摇摇头,笑着说:“两间草房太少,龙女要住大房子。”王癞子说:“两间草屋嫌少,那就砌三间瓦屋,你总该称心如意了。”龙女摇摇头,笑着说:“三间瓦屋太少了,龙女要住更大的房子。”王癞子抓耳挠腮地想了一阵,说:“好娘子,你难道还想砌财主老爷那样大的房子么?”龙女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羞涩地笑着说:“不,财主那样的房子还是太小了,龙女还要住更大的房子。”王癞子吃了一惊,放下筷子,瞪大两眼说:“乖乖,你要住什么样的房子?你倒说说看。”龙女将豆腐汤泼在桌上,用筷子蘸了点苋菜汤,在桌上画着说:“我要住这样的房子:有花园,有亭台,有楼阁,还要有宫殿……”

“你画了这许多,怎么砌法?”

“不要担心,我自有办法。”

说着,龙女对桌子轻轻吹口气,把桌上的菜汤吹干了,伸出纤细的手指,用尖尖的指甲从桌上挑起薄薄的一张豆腐皮来,又从头上拔出一根金钗子交给她,说:“你如今拿这金钗子到财主老爷最大的地里去,照我画的样子在地里画,屋要多大就画多大,画好了才能回来。”王癞子听了龙女的话,从早画到晚,连中饭也没回来吃,好容易才把房子画全了,太阳落山的时候,王癞子舒口气,兴冲冲地跑回来,对龙女说:“我把房子画好了,好大的房子呀,前前后后,重重叠叠,把财主老爷那块地都画满了。”龙女端出香喷喷的饭菜来给他吃,吃过了,又端出一盆水给他洗脸、洗头,又洗脚。

王癞子洗好上床去睡,第二天醒来睁眼一看,自己竟睡在罗纱帐子里,透过那蝉翼般的帐子,他看到龙女正对着漆得红堂堂的梳妆台在梳头呢!他连忙一骨碌爬下床,又见自己正睡在昨天画的房子里,他走到妻子背后去,无意间从镜子里照见自己的影子,却又使他惊异得说不出话来,原来他头上的瘌痢疤不见,秃顶上竟长出一头乌黑光亮的头发,他的脸也变得白白的,身上还穿着柔软的绫缎,他几乎不认得自己了,龙女告诉他,那是她忍痛拔了自己身上的鳞片,给他煎水洗的缘故。

这样,王癞子和龙女就住在又大又好的房子里,欢天喜地地过着日子,说不尽有多快活。

财主听说王癞子占了他最大的地砌了房子,又听说他娶了个非常漂亮的老婆,便亲自跑来看,这一看,可把财主看得头昏眼花了,那些高高矮矮的房子,重重叠叠的亭台楼阁,飞檐高耸的宫殿,他还没见识过呢!当然,最使他眼馋的还是生得像月中嫦娥的龙女,要是把她抢过来做小老婆,那才美呢!

财主回去后派人把王癞子叫去了,财主说:“王癞子,你砌的房子确实得体,就是少一桩:房子四周没有河,你能在三天之内把房子四周挑起一条河来,河里还要有鱼有草,我的地才能赐给你,要不,房子就得统统拆掉。”王癞子听完气极了,二话没说就跑回来了,他把财主的话对龙女说了,拿了绳子要绑财主去官府评理,龙女阻住了他,从怀里摸出半个龙蛋壳来交给王癞子,说:“现在不是绑财主去评理的时候,官府也不会帮你说话,你还是先拿上这蛋壳,明天到我娘家去,向我爸借张犁,向我妈要点鱼苗和草籽带回来,这样,河就有了,鱼和草也有了,不过你要记着,不能把蛋壳丢了。”

王癞子第二天清晨就拿着这半个蛋壳来到大海边上,说也奇怪,海水见着蛋壳都向两边分开,留出一条路来让他走。他走呀走的,就来到龙宫,龙王和龙后娘娘看到蛋壳,认出是女儿的,高兴得热泪盈眶,他们问清龙女的情况,欢喜地说:“好了,我们的女儿有着落了,女婿给捎信来了。”他们摆了筵席招待女婿,又隆重又盛大,饭后见留不住他,龙女马上借犁给他,龙后娘娘也把鱼苗和草籽送给他,打发他回家。王癞子回来后用犁在屋四周耕了一圈,耕过的地方立刻都变成了河,他又把鱼苗和草籽撒在河里,河里鱼也有了,草有也了。到了限期,财主带着人来查看,只见房子四周围了一条大河,河里流着清清洌洌的水,游着大大小小的鱼,长着青青翠翠的芦苇和草,真是美极了。财主老爷没得话说,只好闷闷不乐地跑回家去。财主回去不久,又派人把王癞子叫了去,财主说:“王癞子,你光有房子和河还不行,河边上还得有树木才像样子,你在三天之内要把河岸上种起一排排树来,树上还要有鸟有窠,要是办不到,还是要把房子统统拆掉。”王癞子听完更气得厉害,三步并做两步跑回来,提起扁担要去打财主,龙女夺下他的扁担,笑着说:“打他,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还是拿着蛋壳到我娘家去, 向我爸要点鸟蛋,向我妈要点树种籽带回来,这样,树有了,鸟和窠也就有了。”王癞子只好又拿着半个蛋壳来到龙宫里,要来了树种籽和鸟蛋,他把树种撒在河岸两边,第二天树就长出半人高,又把鸟蛋放在树桠上,第三天树也有了,鸟也有了,窠也有了。到了期限,财主老爷带着人来查看,只见河两岸长起一片蓊蓊郁郁的树林,树上百鸟齐鸣,鸟儿不住在窠边盘旋,财主老爷没得话说了,气得闷声不响地跑回去了。

既然难不住王癞子,财主回去后就派人在夜里暗害他,想把他杀了后霸占他的老婆和房子。第一个派去的人被树撞破了头;第二个派去的人被落下的鸟粪眯瞎了眼;第三个派去的人被河拦住了,他脱了衣裳想游过河,河草绊脚鱼啃腿,游不多远淹死了。财主一计不成再来一计,主意就更恶毒了。

财主派人把王癞子找来说:“王癞子,你有了那些还不行,没有桥,我到你家去很不方便,你要在三天之内造一座桥,能并排走四匹马拉的车子,到时候,我要坐车到你家去,还要在你家吃一小锹挖出一口井里的甜水茶,我的地才能赐给你,要是办不到,就把你老婆送给我做小。”王癞子听了,火冒三丈了,他跑回来操起砍刀,要去杀财主,龙女夺下他的刀掩在身后,他扑过去要抢,说:“你别劝我了,这次断不能饶了他,他要我把你给他呢!你说可恼不可恼?该怒不该怒?”龙女没将刀还他,也没恼怒,只淡淡一笑说:“龙家人一怒天下尽成沼泽,我不愿为区区小财主去荼毒百姓,所以不恼也不怒,但现在是治财主的时候了,你不杀了他,他也要杀了你,并且连我也要抢呢!”他听龙女说要杀财主,顿时高兴起来,伸手向龙女要刀,龙女说:“慢!要杀死财主,你明天还要先到我娘家去一趟,向我爸要点柴棒儿,向我妈借小锹,顺便让他们把‘大梦’和‘晦气’也带来,这才能治死财主哩!你要记住:财主来了,若是问你小锹从什么地方来的?你就说‘大梦!晦气!’我自会对付他。”王癞子忍气吞声去龙宫把要借的借回来了,另外还带回两只漆有龙和凤的小箱子,箱子上锁着金锁,他把两只漂亮的小箱子交给龙女,把柴棒搁在河面上,把小锹收好,吃过夜饭便早早睡着了。到了限期,财主果然坐着四匹马拉的车子走过大桥,一直来到王癞子家里,王癞子请财主在花园大厅里坐定了,拿出那把从龙宫里借来的小锹,在地上只挖了一下,就挖出一口井来,他从井里打上一桶清凉的水,烧茶给财主喝。财主喝了井里的水,嘴里甜丝丝的,越喝越要喝,打嘴巴也不肯放下来,财主问王癞子:“这小锹是个宝,你从哪里得来的?”王癞子牢记着龙女的话,说:“大梦!晦气!”财主追问:“大梦、晦气是什么?”龙女从房里捧出两只锁着金锁的箱子交给财主,说:“在这里哩,你记好,要什么就打开来取。”财主听说箱子里锁的是宝贝,连龙女也不想要了,他伸出两手,一手抓住一只箱子,搂在怀里牢牢不放,说:“你们命穷,不配有这样的宝箱,这箱子应该归我。”龙女说:“你要就拿去,我把钥匙交给你,不过你要家去才能打开,不然宝贝飞出来,落在我这里就不跟你走了。”财主连连答应,提着箱子,欢天喜地回家了。财主到了家,饭也顾不得吃,把两只宝箱放在条几上,自己在宝座椅子上坐好,拿钥匙先把漆着凤的“大梦”打开了,箱子一开,立刻放出耀眼的光彩,珍珠、玛瑙、翡翠,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把他的眼睛都闪花了,财主欢喜极了,他又拿钥匙把漆着龙的“晦气”打开,箱子一开,立刻射出一股红光,飞出一条火龙,火花先爆瞎了财主的眼睛,财主捂着两眼想往门外逃,可是龙女已经叫王癞子磨快砍刀等在门口,财主的头刚伸出门,“喀嚓”一刀,就被砍落下来了,接着,窜出来的火龙吐着火舌,喷出烈焰,把财主老爷和他的房子顷刻间烧成了灰烬。

财主死了,再也害不到穷人了,龙女就把砌在他地上的房子分给了穷人,她和王癞子各自拿着半个龙蛋壳,一同走回大海,住到娘家去了。据说,龙女还有一座殿子没有分掉,那是他们最后留下的,也就是后来的龙王庙。龙女把房子分给穷人后,这里慢慢就形成了县里的一个镇市。而她走后,“大梦”和“晦气”也就留在人间,人们碰到想做而又做不到的事情时便说:“大梦!”碰到不顺心的倒霉事情时就说:“晦气!”至于从那只“晦气”箱子里飞出来的火龙,从那以后也就留在人间作怪,每逢失大火时,人们就会看到它在浓黑的烟尘中吐着火舌,在滚滚的烟雾里翻腾飞舞,并且向四周和天空喷射着烈焰。

上一篇:张果老成仙

下一篇:鳖精画像

标签:妖精
故事:妖精的故事
声明:王癞子娶龙女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