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牡丹仙子

牡丹仙子

来源:北京赛车pk10官网|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Welcome Home时间:2016-10-07 15:29:04

从前有一个孩子叫宝柱,听这个名字,就是一个娇贵孩子。

真的,宝柱从小就死了父亲,寡妇娘只守着他这一个孩子,娘自然要把他当作宝贝看待。可是有什么法子呢,吃穿逼的,十岁的时候,宝柱就给地主家放牛放羊,大一点了,就给人家去做长工短工,那真是什么营生也做过了。别说锄刃磨去了,就是锄把也磨细了。娘儿两个挣断筋地做了一年,三十晚上也是没面吃顿饺子,没油点亮灯,五更黑夜,听到外面鞭炮响成了串,心里是说不出那个难受滋味。

那一年,宝柱已经长成一个很壮的小伙子了。过了正月初三,宝柱跟娘商议道:“咱娘儿俩天天给人家做活,年年受这样的穷,今年我往远处去,也许别的地方工钱会高一点。”

娘长叹了一口气。她舍不得宝柱离开,但是受穷也受怕了,她答应了儿子。

宝柱上了路,走了有七天七夜,走到了一个靠山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庄,大街上有一个高大的门楼,门两面竖着旗杆,立着石狮子,一看就知道是曾经作过官的人家。他看着看着,从门里走出了一个老汉来,穿着黄锻子马褂,紫缎子大袍。宝柱心想,这可是个有钱的主儿了。还没等他开口,那老汉就问道:“你这个小伙子是做什么的?”宝柱就上前说道:“老大爷,我是给人家做长工的。”老汉笑了一下说道:“我正要雇长工呀,你就在我这里住下吧,记住,以后叫我刘老爷。”宝柱停了一停说道:

“刘老爷,咱有话讲在头里,我不是这地方人呀,我走过三州六府,就是为的要多挣几个钱啊。”

刘老爷忙问道:“你要多少钱呀?”

宝柱说道:“一年我要三十吊钱!”

刘老爷想了一想说道:“就依你三十吊钱吧,可是有一桩,我叫你做的营生,你可都得给我办得成,办不成一样,你这三十吊钱,一个也就别想要了。”

宝柱心里琢磨了一下:论庄稼地里的活,耕割锄耧,自己样样会;说到家里的活上,泥墙苫屋,推磨压碾,自己也样样能;论力气吧,谁也比不上我;就是放牛放羊,自己也是头把手。他想来想去,自己是没有不会做的活呀,于是他就答应了。

刘老爷家里用着很多的长工短工,他们当面叫他“刘老爷”,背后都叫他“刘老狼”。宝柱心想:“管他老爷老狼吧,反正自己是做工拿钱呗。”

这个刘老狼还天天念佛烧香,念完佛烧完香,他就对长工短工吩咐第二天的营生了。他吩咐的不是一桩两样,是成套成堆的。

宝柱半夜起来推完煎饼,天不亮就得扫完那个大院子。白天的营生那就更多了:起牲口棚,扒灰压碾,担土锄草,捎带着还得喂猪、喂马、喂羊、喂牛。晚上还得挑几十担水。宝柱真是从天不亮忙到深更半夜,他别的不想,只想到能挣到这三十吊钱,娘儿两个能宽宽裕裕的过个年呀。

一月过去了,两月过去了,刘老狼不管吩咐什么营生,哪一样也没难住宝柱,不只是做成了,还做得又好又快。

柳枝刚刚绿,草叶刚刚发,有一天,刘老狼对宝柱说道:

“你给我进深山里放羊去吧,七天回来背一次干粮。记住,你到冬天把羊交给我的时候,这一群羊要变成二百只羊呀。”

宝柱左数右数,这群羊只有一百只,到冬天怎能变成二百只呢?刘老狼嘻了一声说道:“这就全凭你放得好啦,你要是不愿意要这三十吊钱,那咱就算了。”

宝柱没有做声,他赶着羊进深山里去了。

宝柱住在山洞里,他吃的是硬干粮,喝的是冷泉水。白天,他为了能叫羊吃上好草,他爬上这个山头,又走上那个山坡。晚上他怕狼把羊拖去,他常在羊群里转来转去,连觉也不敢睡。宝柱受累受苦的天天在山上放羊,没有人跟他说话,没有人跟他作伴。山上到处都有各种各样的鲜花,宝柱站在石壁前时,迎春向他垂下了翠绿的枝条;宝柱坐在山坡上时,杜鹃花把鲜红的花枝摇摆着;宝柱在山沟里饮羊时,野蔷薇放出了香味来。有一天,宝柱放羊放到一个山坡上,看到了一棵大牡丹,像人一般高,绿叶中长着几百个花骨朵。那年天又旱,风又大,那牡丹叶子旱得把头垂着,那花骨朵也是一层土。

牡丹花

牡丹花

宝柱心里很可怜它,他想:“人盼着过上好日子,花也盼着有个好雨水啊。”他走去提了桶水,浇在牡丹花根上,又轻轻地摇去了花骨朵上的泥土,才赶上羊走了。

过了几天,宝柱又走过那山坡时,只见那几百朵牡丹都开开了,每一个花头都像绣球一样的大,宝柱越看越爱看。他不觉在牡丹旁边站住了。不知是因为花太俊了,还是花太香了,不知为什么,从到这山里来,宝柱第一次欢喜地笑了。

宝柱又提来一桶水,浇在牡丹花根上。

这一天,宝柱就在这个山坡上放羊。天快黑的时候,他赶上羊要回自己常住的地方,才走了不多几步,听到好像有人说话,细听听又是鸟在叫,他叹了口气想:“除了自己,谁还到这深山里来。”他又走了几步,还是听得有人说话,这次再细听时,也不是鸟叫了,那声音又细又响,还听得出是女人的声音:

“宝柱!宝柱!喝你的水,给你个屋。”

宝柱连忙回头看去,什么也没有。日头已经压山,小风溜溜地吹,那牡丹被红光一耀,颜色更加鲜艳,光彩四射,在风里轻轻地动着,看去真是笑眯眯的。宝柱看了一会又往前走去,那声音又响起来了:

“宝柱!宝柱!喝你的水,给你个屋。”

石壁前,山坡上,水沟里都有人在喊:

“宝柱!宝柱!不要走!不要走!”

宝柱又回头看去,还是什么人也没有,只有几片大牡丹花瓣,飘到了他的脚前。他见那花瓣实在好,就弯腰把它拾了起来。四处看看,还是没有一个人影。他又赶上羊往前走,再也没有什么动静。

哈!这一夜可发生奇怪的事情了,他在羊群里转来转去,连自己也忘记了在什么时候睡着的,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睡在屋里了。他吃了一惊:羊呢?他猛地跳了起来,听到外面羊咩咩的叫,跑出屋门口一看,果然,那些羊都在院子里呢。他再细看那屋时,也和平常的屋不一样,光滑明净,好像花朵似的散发着香味。

从这以后,宝柱就住在这花朵般的屋里。夏天,他怕把羊热着,带着露水赶羊出去吃草。秋天,他怕把羊冻着,赶羊到向阳地方吃草。严霜下过以后,青草枯了,北风吹了起来,雪花飘了,宝柱数了一数,连刚生下的小羊,二百只还要多了,他欢欢喜喜地赶羊下了山。

按本地的风俗,做长工的,都是在阴历十月初一下工,宝柱下山这天,已是九月二十八了。他一路走,一路想:可熬下这一年来了,再住几天就和娘见面了,过年也不用再愁没面吃饺子,没油点灯了。他想到这里,身子格外的轻,步子格外的快,那些羊看去更白了,听着叫得也格外好听了。宝柱简直好像不是在地上走着,而是驾着一片白云回了庄。

刘老狼把那群羊,数了又数,看了又看,嘻了一嘻,说道:

“到下工只有三天了,我也不用你给我做别的营生啦,再给我办一桩事吧。”

宝柱听了,心想:大江大海都过了,还怕个小河沟沟啦。他说道:“别说一桩,就是三桩两桩我也能做了。”

刘老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跟我来吧。”

宝柱一直地跟着他走进了正屋里去,只见地上放着一双大铁鞋。刘老狼笑着说道:“要你在三天以内,把这双铁鞋穿破,穿不破这双铁鞋,你也就不要回我这个门啦。”

宝柱站在那里,别说先前他没有想到,会让他去做这怪事,就是天底下也没有这样的事情呀。他说道:“为什么要把铁鞋穿破了呢?”

刘老狼把脸一沉说道:“叫你穿破了,你就得穿破了。穿不破你就别要工钱了。”

宝柱一下子明白了,他又气又恨,心想:“怪不得人家都叫你刘老狼,你真是狼心呀!”

宝柱被赶出来了,身边放着一双黑沉沉的铁鞋。

天黑了,又是刮风,又是下雪,宝柱放了这么多日子的羊,衣裳叫树枝扯破了,被石头磨烂了。宝柱站了一阵,自言自语地说道:“要想冻死我还万难啦。”他说完,向平时放羊的那山上走去了。

宝柱冒着风雪走到了那里,却不见那栋光滑明净的好屋了。

他长叹了口气,倚着石头站住了。

北风刮得更大了,呜!呜!呜!好像老虎声。老虎声里,响起了人的说话声,那声音又尖又细:“宝柱!宝柱!不要停下!不要停下!”

石壁前,山坡上,水沟里,都似乎有人在叫他:

“宝柱!宝柱!不要停下!不要停下!”

宝柱也忽地想了起来。停在这里是会冻死的。他向前走去了,越走越暖和,越走越亮堂,风好像真的变成了老虎跑远了。

他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地走到那棵牡丹跟前了。这里好像是两样的天下:像春天一样的暖和,像白天一样的明亮。那棵牡丹眼看着发芽了,长叶了,开花了,从牡丹花后面闪出了一个闺女来:

大脸面,大眼睛,不笑也像是在笑,秀丽得像一枝盛开的牡丹花。闺女向宝柱笑了一笑,转身摆了摆手,牡丹花瓣纷纷地向四外飘去了,飘呀,飘呀,越飘越大,越飘越大、落到地下时,都变成明光净亮的房子了。闺女请宝柱进了屋,里面已经摆好了热饭热菜,闺女又叫宝柱吃饭。宝柱哪里有心吃饭,闺女说道:

“你尽管放心吧,我是牡丹仙女,我会帮你忙的,那双铁鞋已经穿破了。”

牡丹仙子

牡丹仙子

吃完了饭,闺女和宝柱一块走了出来,她回身把手一招,明光净亮的屋又变成花瓣,花瓣飘了来,又凑成一朵朵的牡丹花,闺女伸手扯下一些花瓣来,递给宝柱说道:“要是刘老狼再把你赶出来的话,你就把这些花瓣散到荒场上去。”

宝柱答应着,把花瓣放在了袖筒里。闺女笑了一笑,身子一动,眼看着变成一枝大牡丹花了。

天明了,北风还在吹,雪花还在下,宝柱眼前的这棵人样高的牡丹,开得格外的新鲜,红色的花头,绿色的叶子,都沾着洁白放光的雪花。宝柱想着牡丹仙女的话,他袖着花瓣离开了山坡。雪花落在他的脸上也不觉得凉了,北风吹在他的身上也不觉得冷了。

宝柱走过了石壁前,迎春开开了金色的花,干枝梅也开得满枝红了。宝柱走过山坡时,杜鹃花开得一片红,山菊花也开得一片白。宝柱走过了哪里,哪里就开满了鲜花。水沟里香艾、野蔷薇一齐开,松林里,连那山姜、万年青也开花了。

宝柱到了刘老狼的门前,那铁鞋还摆在那里,可是已经穿破了。

宝柱拿着铁鞋走了进去,理直气壮地说道:“铁鞋穿破了。”

刘老狼看了,愣了一下,恶狠狠地说道:“三天不能穿破铁鞋。”

宝柱也生气地说道:“你知道三天不能穿破铁鞋,为什么要叫我三天穿破铁鞋呢!”

刘老狼叫宝柱质问得没话说了,可是他还是不给宝柱那三十吊钱,又把宝柱赶出来了。

宝柱在风里走,宝柱在雪里走,他走过了风雪旋转的野地,他走过了冰雪封盖的大河,来到了一个铺满雪的大荒场上。宝柱把袖里的花瓣向荒场上散去,雪地变成白银地了,飘着的雪花也变成纷纷飞的柳絮了。花瓣不见了,柳絮里出现了一片光滑晶亮的房子。

宝柱走进了一间屋,屋里炕烧得暖暖的。他铺好厚厚的褥子,盖上软软的被子,舒舒服服地睡着了。

雪住了的时候,有人看到了这片房子,那真是比雪还亮,光彩四射,好像画上神仙住的地方。

到了晚上,刘老狼才知道了这回事,上了自己院子里的高楼,向那面一望,只见一片金光,他连声地说道:“那是一块宝地,一块宝地啊!”

第二天,刘老狼坐上暖轿亲自去看那些房子了。他看一眼,惊奇一下,看一眼,惊奇一下,那些房子有的就是用整块的美玉刻成的。他看着心里一面打算盘,他想:“只要砸碎一间屋,就能卖上万两银子呀。”

刘老狼看完了,又要和宝柱换房子,宝柱怎么的也不肯。刘老狼又说把房子里的东西和地也都给他,宝柱还是不肯。末了,宝柱想一想说道:“只准你和你家里的人出来,不许带走一个长工丫环,依着我说的这样,我就和你换了。”刘老狼连忙答应了,他心里想:“我有了这些宝贝房子,有了钱,还怕没人给我做活。”当时就找人立了文书,当天,刘老狼就把他家里的人搬进这宝贝房子里来了。

刘老狼一家人,东走走,西看看,指点着说这个房子能值多少钱,那个房子能换多少地。一家人光打算着怎样发财。

宝柱进了刘老狼家,他把丫环伙计都叫到一起说道:“你们愿意要什么东西,就给你们什么东西,都回家去过日子去吧。”

大伙有的要钱,有的要地,欢天喜地地回家去了。

这天黑夜,刘老狼一家睡在宝贝屋里,忽然都被冻醒了,睁眼一看,房子没有了,北风刮得他们站不住脚,大雪直下,四处看看什么也看不到。刘老狼和他家里的人,都是些烤着火炉还嫌冷,坐着轿子还嫌累的一些无用东西,在这大风大雪的黑夜里,他们一步也走不动。天亮的时候,刘老狼和他家里人都冻死在荒场上了。

宝柱接了娘来,年黑夜,娘儿俩吃了饺子,还放了鞭炮,点上油灯,还点上蜡烛,欢欢乐乐地过年了。

上一篇:芍药仙子

下一篇:穷丈夫巧编对联

标签:仙女
故事:仙女的故事
声明:牡丹仙子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