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吕洞宾游单父

吕洞宾游单父

来源:北京赛车pk10官网|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Welcome Home时间:2016-12-12 08:59:29

山东单县古称单父。相传八仙之一的吕洞宾曾来此一游,此地至今还流传着一些关于吕洞宾的故事。

晒仙台

晒仙台

吕洞宾驾祥云乘瑞风来到单父城,按落云头,降到琴台东侧大堤的一个土台子上,化作醉翁睡卧在地,头枕二只口对口的酒瓶子,在那里闭目养神。恰好此时有个八岁的少年陈颤下学路过此地,见一老翁头枕二瓶,灵机一动,心想,两个瓶口相接,这不是个“吕”字吗?就脱口说道:“你这个老吕,为何睡在这里?吕洞宾睁开朦胧的睡眼一看,便知陈颤来历,顺口说道:“你这个侍(死)郎(狼)羔子,为何惊我!“,说到这里,自知失口泄露天机,便转换话题说:“今天被你识破,明天你还能认出我吗?”陈颤随口回答:“咋不能!”

第二天下学后,陈颤又从大堤上路过,已不见醉汉踪影,只见阳光下一位衣衫槛褛的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坐在那里嘴对嘴地给孩子喂食。陈颤刚要走,猛地省悟过来,口对口,这不是一个“吕”字吗?便高喊:“老吕!”喂奶的妇女一转眼就不见了,原来这也是吕洞宾的化身。吕洞宾本来要度人为仙,但他感叹陈助有仙眼,没仙体。后来,陈颤果然中了进士,官居户部侍郎,这是后话。吕洞宾晒太阳的土台子被后人取名“晒仙台”,至今遗址犹存。

仙人井

仙人井

单县城内,水井虽多,但多为苦水,居民百姓,要到城外担水吃。但今城南关,古城则是属于北关,护城堤内却有一口并,水是甜的,群众叫它“仙人井”。说起井的来历,又与吕洞宾有关。

一天傍晚,吕洞宾出游归来,路遇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妈妈艰难地提着一瓦罐水,三步一停,五步一歇地往前走着。吕洞宾上前问道:“老妈妈,您这是从哪里提来的水?”老人说:“我家就住在城北关,房前虽有一口井,可井水苦涩难吃。城里别处也没有甜水井,只好从堤外提水吃。我无儿无女,只有自己提,年岁大了,不行楼!”说着掀起衣襟,擦擦脸上的汗水,又提起水罐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前走了。

吕洞宾看着老妈妈渐渐远去的背影,顿时起了怜悯之心,急忙追上去说:“老人家,从明天起,你就不用到城外提水了,您房前的那口井会变甜的!”说完就先走了。等老妈妈赶到家门口时,见这位过路客人向她房前的那口井内投人几把沙子,转眼就不见了。

老人觉得奇怪,记起刚才过路客人的话,半信半疑地从井里打了一罐水,一尝惊呆了。井水的苦涩味没有了,变得甜滋滋的,比城外提来的水还甜。

此事顿时传开了,大家都说老妈妈遇上了仙人。从此,大家都从这口井里打水吃,再也不用跑到城外去提水了,并把这口井取名“仙人井”,成为单城八景之一。

锄高粱

高粱地

单县城南有家姓钱的地主,又刻薄,又吝音,对待长工总是天不明就催着下地干活,不到星星满天不准收工。长工们出的是牛马力,吃的是猪狗食。他的为人远近出了名,穷人家宁愿挨饿,也不愿意到他家干活。

吕洞宾得知此事,存心想整治他。就化作外乡的流浪汉,到他家当长工口钱财主看这汉子有四十出头,虽面带饥色,却膀大肩宽,是个出大力的庄稼汉。就笑脸相迎。讲好工钱,叫他上工了。

第一天干的活是给高粱间苗。几十亩地一方的高粱地一眼看不到边。吕洞宾头顶烈日干活,又渴又累,刚插下锄头想歇一歇,钱财主来了。一看锄了半垄地就火了:“人得凭个良心,要不是我钱某人收留你,你连个栖身之地也没有。我黄灿灿的小米饭,可不能养闲人啊!”说罢,气呼呼地回家了。

吕洞宾见东家走了,咬咬牙,把绿油油的高粱苗隔一垄毁一垄,一下子锄掉了一半。响午,东家又来验工,一看气炸了肺。可他并不立即发作,阴阳怪气地说:“我看高粱苗是不是留得稠了点?”他说的是反语,吕洞宾当然听得出。就说:“稠了不要紧,有法治。”

第二天,钱财主到地里一看,一方高粱总共留下五棵苗,四个角各一棵,地中间一棵。钱财主惊呆了,故意反着说:“这苗子你留得太稠了吧”吕洞宾把心一横说:“那好,东家你看着。”说着走向前去,抡起锄头把四个角的苗全部砍掉了,只剩下地当中的一棵苗。钱财主急红了眼,大叫:“你赔我高粱!赔我高粱!”吕洞宾微微一笑说:“你嫌苗子稠,怎能怪我?”钱财主还是不依不饶,要去告官。吕洞宾用锄头捣着地问:“你这块地能收多少粮食?”钱财主伸出两个指头说:“二百石!”吕洞宾拍拍胸脯说:“那好,今天秋天,我保你收二百石高粱就是了!”钱财主半信半疑,但一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一跺脚,气呼呼地走了。

转眼秋收时节到了,钱财主到地里一看,地中间的那棵苗,已长成了一棵合抱粗的高粱树,他万万没有想到这高粱苗竟成了气候。笑嘻嘻地说:“您还真行呢!可这棵高粱怎么收法?”吕洞宾说:“那好办。”说着爬到树上用竹竿打下去,高粱粒像下雨一样落下来,满地都是,没了钱财主的脚脖子。他高兴地说:“再打!”两竹竿打下去,没了他的膝盖。钱财主笑得合不上嘴,高喊:“再打!”三竹竿打下去,没了他的腰。钱财主的眼晴里看到的只有粮食,别的也顾不得想了,高叫:“还不够,给我打1打!打!”吕洞宾挥动竹竿连打了三下,不得了啦,高粱粒子就像暴雨一样倾泻下来,地上已成了粮山粮海,那哪还有钱财主的影子。等到他家里人把他从粮堆里扒出来,早已没气了。再看看地上的那些粮食,全成了土坷垃。再找那个长工,早已无影无踪了。

上一篇:甘罗庙

下一篇:韩湘子夜造石桥

标签:吕洞宾
故事:吕洞宾的故事
声明:吕洞宾游单父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