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慎子

《慎子》

作者:慎到 分类:法家书籍 朝代:战国
最后更新时间:2016-05-15 22:33:40

《慎子》介绍

慎子

《慎子》一书,司马迁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中介绍说有“十二论”。徐广注释道:“今《慎子》,刘向所定,有四十一篇。”班固《汉书·艺文志》著录为四十二篇,宋代的《崇文总目》记为三十七篇。现存《慎子》只有七篇,即《威德》、《因循》、《民杂》、《德立》、《君人》、《知忠》、《君臣》。由此可见,《慎子》的佚失情况相当严重,大多已经失传。

慎到(约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15年),赵国人,原来学习道家思想,是从道家中分出来的法家代表人物。齐宣王、齐泯王时游学稷下,在稷下学宫讲学多年,有不少学生,在当时享有盛名。在稷下时,与田骈、接子、环渊等有较多的交往。他们一起被齐王命为大夫,受到尊敬,齐王还特意为他们建起了高楼大厦,修筑了四通八达的道路。齐宣王时,他曾长期在稷下讲学,对于法家思想在齐国的传播做出了贡献。

作者慎到简介

慎到,战国时赵国人。学黄老道德之术,强调以势治,将君主的权势看作行法的力量。主张“抱法处势”,“无为而治天下”。是法家中的一个代表人物。曾在齐国稷下学宫讲学。受到齐王赐以上大夫的礼遇。著作有《慎子》,今已不全。

《慎子》正文

威德

天有明,不忧人之暗也;地有财,不忧人之贫也;圣人有德,不忧人之危也。天虽不忧人之暗,辟户牖必取己明焉,则天无事也;地虽不忧人之贫,伐木刈草必取己富焉,则地无事也;圣人虽不忧人之危,百姓准上而比於下,其必取己安焉,则圣人无事也。故圣人处上,能无害人,不能使人无己害也,则百姓除其害矣。圣人之有天下也,受之也,非取之也。百姓之于圣人也,养之也,非使圣人养己也,则圣人无事矣。

毛嫱、西施,天下之至姣也,衣之以皮倛,则见者皆走;易之以元緆,则行者皆止。由是观之,则元緆,色之助也,姣者辞之,则色厌矣。走背跋<山突>穷谷,野走十里,药也。走背辞药,则足废。故腾蛇游雾,飞龙乘云,云罢雾霁,与蚯蚓同,则失其所乘也。故贤而屈於不肖者,权轻也;不肖而服於贤者,位尊也。尧为匹夫,不能使其邻家;至南面而王,则令行禁止。由此观之,贤不足以服不肖,而势位足以屈贤矣。故无名而断者,权重也;弩弱而矰高者,乘於风也。身不肖而令行者,得助於众也。故举重越高者,不慢於药,爱赤子者,不慢於保;绝险历远者,不慢於御。此得助则成,释助则废矣。夫三王、五伯之德,参於天地、通于鬼神、周於生物者,其得助博也。

古者工不兼事,士不兼官。工不兼事,则事省;事省,则易胜。士不兼官,则职寡;职寡,则易守。故士位可世,工事可常。百工之子不学而能者,非生巧也,言有常事也。今也国无常道,官无常法,是以国家日缪。教虽成,官不足;官不足,则道理匮矣。道理匮,则慕贤智;慕贤智,则国家之政要在一人之心矣。

古者立天子而贵之者,非以利一人也。曰:天下无一贵,则理无由通,通理以为天下也。故立天子以为天下,非立天下以为天子也;立国君以为国,非立国以为君也;立官长以为官,非立官以为长也。法虽不善,犹愈於无法,所以一人心也。

夫投钩以分财,投策以分马,非钩、策为均也。使得美者,不知所以德;使得恶者,不知所以怨。此所以塞愿望也。故蓍龟,所以立公识也;权衡,所以立公正也;书契,所以立公信也;度量,所以立公审也;法制礼籍,所以立公义也。凡立公,所以弃私也。明君动事分功必由慧,定赏分财必由法,行德制中必由礼。故欲不得干时,爱不得犯法;贵不得逾亲,禄不得逾位;士不得兼官,工不得兼事。以能受事,以事受利。若是者,上无羡赏,下无羡财。

因循

天道因则大,化则细。因也者,因人之情也。人莫不自为也,化而使之为我,则莫可得而用矣。是故先王见不受禄者不臣,禄不厚者不与入难。人不得其所以自为也,则上不取用焉。故用人之自为,不用人之为我,则莫不可得而用矣。此之谓因。

民杂

民杂处而各有所能,所能者不同,此民之情也。大君者,太上也,兼畜下者也。下之所能不同,而皆上之用也。是以大君因民之能为资,尽包而畜之,无能去取焉。是故不设一方以求於人,故所求者无不足也。大君不择其下,故足。不择其下,则易为下矣。易为下,则莫不容;莫不容,故多下。多下之谓太上。

君臣之道:臣事事,而君无事;君逸乐,而臣任劳:臣尽智力以善其事,而君无与焉,仰成而已。故事无不治,治之正道然也。人君自任,而务为善以先下,则是代下负任蒙劳也,臣反逸矣。故曰:君人者,好为善以先下,则下不敢与君争为善以先君矣,皆私其所知以自覆掩;有过,则臣反责君,逆乱之道也。

君之智,未必最贤於众也,以未最贤而欲以善尽被下,则不赡矣。若使君之智最贤,以一君而尽赡下,则劳;劳,则有倦;倦,则衰;衰,则复返於不赡之道也。

是以人君自任而躬事,则臣不事事,是君臣易位也,谓之倒逆,倒逆则乱矣。人君苟任臣而勿自躬,则臣皆事事矣。是君臣之顺,治乱之分,不可不察也。

知忠

乱世之中,亡国之臣,非独无忠臣也:治国之中,显君之臣,非独能尽忠也。治国之人,忠不偏於其君;乱世之人,道不偏於其臣。然而治、乱之世,同世有忠、道之人,臣之欲忠者不绝世,而君未得宁其上。无遇比干、子胥之忠,而毁瘁主君於暗墨之中,遂染溺灭名而死。由是观之,忠未足以救乱世,而适足以重非。何以识其然也?曰:父有良子而舜放瞽叟,桀有忠臣而过盈天下。然则孝子不生慈父之家,而忠臣不生圣君之下。故明主之使其臣也,忠不得过职,而职不得过官。是以过修於身,而下不敢以善骄矜守职之吏;人务其治,而莫敢淫偷其事。官正以敬其业,和顺以事其上。如此,则至治已。亡国之君,非一人之罪也;治国之君,非一人之力也。将治、乱,在乎贤使任职,而不在於忠也。故智盈天下,泽及其君;忠盈天下,害及其国。故桀之所以亡,尧不能以为存,然而尧有不胜之善,而桀有运非之名,则得人与失人也。故廊庙之材,盖非一木之枝也;粹白之裘,盖非一狐之皮也;治乱安危、存亡荣辱之施,非一人之力也。

威德

天有明,不忧人之暗也;地有财,不忧人之贫也;圣人有德,不忧人之危也。天虽不忧人之暗,辟户牖必取己明焉,则天无事也;地虽不忧人之贫,伐木刈草必取己富焉,则地无事也;圣人虽不忧人之危,百姓准上而比於下,其必取己安焉,则圣人无事也。故圣人处上,能无害人,不能使人无己害也,则百姓除其害矣。圣人之有天下也,受之也,非取之也。百姓之于圣人也,养之也,非使圣人养己也,则圣人无事矣。

毛嫱、西施,天下之至姣也,衣之以皮倛,则见者皆走;易之以元緆,则行者皆止。由是观之,则元緆,色之助也,姣者辞之,则色厌矣。走背跋<山突>穷谷,野走十里,药也。走背辞药,则足废。故腾蛇游雾,飞龙乘云,云罢雾霁,与蚯蚓同,则失其所乘也。故贤而屈於不肖者,权轻也;不肖而服於贤者,位尊也。尧为匹夫,不能使其邻家;至南面而王,则令行禁止。由此观之,贤不足以服不肖,而势位足以屈贤矣。故无名而断者,权重也;弩弱而矰高者,乘於风也。身不肖而令行者,得助於众也。故举重越高者,不慢於药,爱赤子者,不慢於保;绝险历远者,不慢於御。此得助则成,释助则废矣。夫三王、五伯之德,参於天地、通于鬼神、周於生物者,其得助博也。

古者工不兼事,士不兼官。工不兼事,则事省;事省,则易胜。士不兼官,则职寡;职寡,则易守。故士位可世,工事可常。百工之子不学而能者,非生巧也,言有常事也。今也国无常道,官无常法,是以国家日缪。教虽成,官不足;官不足,则道理匮矣。道理匮,则慕贤智;慕贤智,则国家之政要在一人之心矣。

古者立天子而贵之者,非以利一人也。曰:天下无一贵,则理无由通,通理以为天下也。故立天子以为天下,非立天下以为天子也;立国君以为国,非立国以为君也;立官长以为官,非立官以为长也。法虽不善,犹愈於无法,所以一人心也。

夫投钩以分财,投策以分马,非钩、策为均也。使得美者,不知所以德;使得恶者,不知所以怨。此所以塞愿望也。故蓍龟,所以立公识也;权衡,所以立公正也;书契,所以立公信也;度量,所以立公审也;法制礼籍,所以立公义也。凡立公,所以弃私也。明君动事分功必由慧,定赏分财必由法,行德制中必由礼。故欲不得干时,爱不得犯法;贵不得逾亲,禄不得逾位;士不得兼官,工不得兼事。以能受事,以事受利。若是者,上无羡赏,下无羡财。

因循

天道因则大,化则细。因也者,因人之情也。人莫不自为也,化而使之为我,则莫可得而用矣。是故先王见不受禄者不臣,禄不厚者不与入难。人不得其所以自为也,则上不取用焉。故用人之自为,不用人之为我,则莫不可得而用矣。此之谓因。

民杂

民杂处而各有所能,所能者不同,此民之情也。大君者,太上也,兼畜下者也。下之所能不同,而皆上之用也。是以大君因民之能为资,尽包而畜之,无能去取焉。是故不设一方以求於人,故所求者无不足也。大君不择其下,故足。不择其下,则易为下矣。易为下,则莫不容;莫不容,故多下。多下之谓太上。

君臣之道:臣事事,而君无事;君逸乐,而臣任劳:臣尽智力以善其事,而君无与焉,仰成而已。故事无不治,治之正道然也。人君自任,而务为善以先下,则是代下负任蒙劳也,臣反逸矣。故曰:君人者,好为善以先下,则下不敢与君争为善以先君矣,皆私其所知以自覆掩;有过,则臣反责君,逆乱之道也。

君之智,未必最贤於众也,以未最贤而欲以善尽被下,则不赡矣。若使君之智最贤,以一君而尽赡下,则劳;劳,则有倦;倦,则衰;衰,则复返於不赡之道也。

是以人君自任而躬事,则臣不事事,是君臣易位也,谓之倒逆,倒逆则乱矣。人君苟任臣而勿自躬,则臣皆事事矣。是君臣之顺,治乱之分,不可不察也。

知忠

乱世之中,亡国之臣,非独无忠臣也:治国之中,显君之臣,非独能尽忠也。治国之人,忠不偏於其君;乱世之人,道不偏於其臣。然而治、乱之世,同世有忠、道之人,臣之欲忠者不绝世,而君未得宁其上。无遇比干、子胥之忠,而毁瘁主君於暗墨之中,遂染溺灭名而死。由是观之,忠未足以救乱世,而适足以重非。何以识其然也?曰:父有良子而舜放瞽叟,桀有忠臣而过盈天下。然则孝子不生慈父之家,而忠臣不生圣君之下。故明主之使其臣也,忠不得过职,而职不得过官。是以过修於身,而下不敢以善骄矜守职之吏;人务其治,而莫敢淫偷其事。官正以敬其业,和顺以事其上。如此,则至治已。亡国之君,非一人之罪也;治国之君,非一人之力也。将治、乱,在乎贤使任职,而不在於忠也。故智盈天下,泽及其君;忠盈天下,害及其国。故桀之所以亡,尧不能以为存,然而尧有不胜之善,而桀有运非之名,则得人与失人也。故廊庙之材,盖非一木之枝也;粹白之裘,盖非一狐之皮也;治乱安危、存亡荣辱之施,非一人之力也。

德立

立天子者,不使诸侯疑焉;立诸侯者,不使大夫疑焉;立正妻者,不使嬖妾疑焉;立嫡子者,不使庶孽疑焉。疑则动,两则争,杂则相伤,害在有与,不在独也,故臣有两位者,国必乱。臣两位而国不乱者,君在也,恃君而不乱矣,失君必乱。子有两位者,家必乱,子两位而家不乱者,父在也,恃父而不乱矣,失父必乱。臣疑其君,无不危之国;孽疑其宗,无不危之家。

君人

君人者,舍法而以身治,则诛赏予夺,从君心出矣。然则受赏者虽当,望多无穷;受罚者虽当,望轻无已。君舍法,而以心裁轻重,则同功殊赏,同罪殊罚矣,怨之所由生也。是以分马者之用策,分田者之用钩,非以策、钩为过於人智也,所以去私塞怨也。故曰:大君任法而弗躬,则事断於法矣。法之所加,各以其分,蒙其赏罚而无望於君也,是以怨不生而上下和矣。

君臣

为人君者不多听,据法倚数以观得失。无法之言,不听於耳;无法之劳,不图於功;无劳之亲,不任於官。官不私亲,法不遗爱,上下无事,唯法所在。

逸闻

行海者,坐而至越,有舟也。行陆者,立而至秦,有车也。秦、越,远途也,安坐而至者。械也。

厝钧石,使禹察锱铢之重,则不识也;悬於权衡,则氂发之不可差。则不待禹之智,中人之知,莫不足以识之矣。

谚云:不聪不明,不能为王;不瞽不聋,不能为公。海与山争水,海必得之。

礼从俗,政从上,使从君。国有贵贱之礼,无贤不肖之礼;有长幼之礼,无勇怯之礼;有亲疏之礼,无爱憎之礼也。

法之功,莫大使私不行;君之功,莫大使民不争。今立法而行私,是私与法争,其乱甚於无法;立君而尊贤,是贤与君争,其乱甚於无君。故有道之国,法立,则私议不行;君立,则贤者不尊。民一於君,事断於法,是国之大道也。

河之下龙门.其流驶如竹箭,驷马追,弗能及。

有权衡者,不可欺以轻重;有尺寸者,不可差以长短;有法度者,不可巧以诈伪。

有虞之诛,以幪巾当墨,以草缨当剿,以菲履当刖,以艾鞸当宫,布衣无领当大辟,此有虞之诛也。斩人肢体,凿其肌肤,谓之刑;画衣冠,异章服,谓之戮。上世用戮,而民不犯也;当世用刑,而民不从。

昔者,天子手能衣,而宰夫设服;足能行,而相者导进;口能言,而行人称辞。故无失言失礼也。

离朱之明,察秋毫之末于百步之外;下于水尺,而不能见浅深。非目不明也,其势难睹也。

尧让许由,舜让善卷,皆辞为天子而退为匹夫。

折券契,属符节,贤不肖用之。

鲁庄公铸大钟,曹刿入见曰:“今国褊小而钟大,君何不图之?”

公输子巧用材也,不能以檀为瑟。

孔子曰:“丘少而好学,晚而闻道,以此博矣。”

孔子云:“有虞氏不赏不罚,夏後氏赏而不罚,殷人罚而不赏,周人赏且罚。罚,禁也;赏,使也。”

燕鼎之重乎千钧,乘于吴舟,则可以济,所托者,浮道也。

君臣之间,犹权衡也。权左轻则右重,右重则左轻,轻重迭相橛,天地之理也。

饮过度者生水,食过度者生贪。

故治国无其法,则乱;守法而不变,则衰;有法而行私,谓之不法。以力役法者,百姓也;以死守法者,有司也;以道变法者,君长也。

一兔走街,百人追之,贪人具存,人莫之非者,以兔为未定分也。积兔满市,过而不顾,非不欲兔也,分定之後,虽鄙不争。

匠人知为门,能以门,所以不知门也。故必杜,然後能门。

劲而害能,则乱也;云能而害无能,则乱也。

弃道术,舍度量,以求一人之识识天下,谁子之识能足焉?

多贤,不可以多君;无贤,不可以无君。

匠人成棺,不憎人死,利之所在,忘其丑也。

兽伏就秽。

夫德,精微而不见,聪明而不发,是故外物不累其内。

夫道,所以使贤无奈不肖何也,所以使智无奈愚何也。若此,则谓之道胜矣。道胜,则名不彰。

趋事之有司,贱也。

臣下闭口,左右结舌。

久处无过之地,则世俗听矣。

昔周室之衰也、厉王扰乱天下,诸侯力政,人欲独行以相兼。

众之胜寡,必也。

《诗》,往志也;《书》,往诰也;《春秋》,往事也。

两贵不相事,两贱不相使。

家富则疏族聚,家贫则兄弟离,非不相爱,利不足相容也。

藏甲之国,必有兵遁,市人可驱而战;安国之兵,不由忿起。

苍颉在庖牺之前。

为毳者,患途之泥也。

昼无事者,夜不梦。

田骈名广。

桀、纣之有天下也,四海之内皆乱,关龙逢、王子比干不与焉,而谓之皆乱,其乱者众也。尧、舜之有天下也,四海之内皆治,而丹朱、商均不与焉,而谓之皆治,其治者众也。

君明臣直,国之福也;父慈子孝,夫信妻贞,家之福也。故比干忠而不能存殷,申生孝而不能安晋,是皆有忠臣孝子而国家灭乱者,何也?无明君贤父以听之。故孝子不生慈父之家,忠臣不生圣君之下。

王者,有易政而无易国,有易君而无易民。汤、武非得伯夷之民以治、桀、纣非得跖、蹻之民以乱也。民之治乱在於上,国之安危在於政。

《夏箴》曰:“小人无兼年之食,遇天饥,妻子非其有也;大夫无兼年之食,遇天饥,臣妾舆马非其有也。”戒之哉!

与天下於人,大事也,煦煦者以为惠,而尧、舜无德色;取天下於人,大嫌也,洁洁者以为污,而汤、武无愧容。惟其义也。

日月为天下眼目,人不知德;山川为天下衣食,人不能感。有勇不以怒,反与怯均也。

小人食于力,君子食于道,先王之训也。故常欲耕而食天下之人矣,然一身之耕,分诸天下,不能人得一升粟,其不能饱可知也。欲织而衣天下之人矣,然一身之织,分诸天下,不能人得尺布,其不能暖可知也。故以为不若诵先王之道而求其说,通圣人之言而究其旨,上说王公大人,次匹夫徒步之士。王公大人用吾言,国必治;匹夫徒步之士用吾言,行必修。虽不耕而食饥,不织而衣寒,功贤於耕而食之、织而衣之者也。

法非从天下,非从地出,发於人间,合乎人心而已。治水者,茨防决塞,九州四海,相似如一。学之于水,不学之于禹也。

古之全大体者,望天地,观江海,因山谷,日月所照,四时所行,云布风动;不以智累心,不以私累己;寄治乱於法术,托是非於赏罚,属轻重於权衡;不逆天理,不伤情性;不吹毛而求小疵,不洗垢而察难知;不引绳之外,不推绳之内:不急法之外,不缓法之内;守成理,因自然。祸福生乎道法,而不出乎爱恶;荣辱之责在乎己,而不在乎人。故至安之世,法如朝露,纯朴不欺,心无结怨,口无烦言。故车马不弊於远路,旌旗不乱於大泽,万民不失命於寇戎,豪杰不著名于图书,不录功於盘盂,记年之牒空虚。故曰:利莫长於简,福莫久于安。

鹰,善击也,然日击之,则疲而无全翼矣。骥,善驰也,然日驰之,则蹶而无全蹄矣。

能辞万钟之禄於朝陛,不能不拾一金于无人之地;能谨百节之礼於庙宇,不能不驰一容于独居之余。盖人情每狎於所私故也。

不肖者,不自谓不肖也,而不肖见於行,虽自谓贤,人犹谓之不肖也;愚者不自谓愚也,而愚见於言,虽自谓智,人犹谓之愚。

法者,所以齐天下之动,至公大定之制也。故智者不得越法而肆谋,辩者不得越法而肆议;士不得背法而有名,臣不得背法而有功。我喜可抑,我忿可窒,我法不可离也。骨肉可刑,亲戚可灭,至法不可阙也。

善为国者,移谋身之心而谋国,移富国之术而富民,移保子孙之志而保治,移求爵禄之意而求义,则不劳而化理成矣。

始吾未生之时,焉知生之为乐也?今吾未死,又焉知死之为不乐也?故生不足以使之,利

何足以动之?死不足以禁之,害何足以恐之?明於死生之分,达於利害之变;是以目观玉辂、琬象之状,耳听《白雪》、《清角》之声,不能以乱其神;登千仞之溪,临猿眩之岸,不足以淆其知。夫如是,身可以杀,生可以无,仁可以成。

鸟飞于空,鱼游於渊,非术也。故为鸟、为鱼者,亦不自知其能飞、能游。苟知之,立心以为之,则必堕、必溺。犹人之足驰手提,耳听目视,当其驰、捉、听、视之际,应机自至,又不待思而施之也,苟须思之而後可施之,则疲矣。是以任自然者久,得其常者济。

周成王问鬻子曰:“寡人闻圣人在上位,使民富且寿。若夫富,则可为也;若夫寿,则在天乎?”鬻子对曰:“夫圣王在上位,天下无军兵之事,故诸侯不私相攻,而民不私相斗也,则民得尽一生矣。圣王在上,则君积於德化,而民积於用力,故妇人为其所衣,丈夫为其所食,则民无冻饿,民得二生矣。圣人在上,则君积於仁,吏积於爱,民积於顺,则刑罚废而无夭遏之诛,民则得三生矣。圣王在上,则使人有时,而用之有节,则民无疠疾,民得四生矣。”

立天子者,不使诸侯疑焉;立诸侯者,不使大夫疑焉;立正妻者,不使嬖妾疑焉;立嫡子者,不使庶孽疑焉。疑则动,两则争,杂则相伤,害在有与,不在独也,故臣有两位者,国必乱。臣两位而国不乱者,君在也,恃君而不乱矣,失君必乱。子有两位者,家必乱,子两位而家不乱者,父在也,恃父而不乱矣,失父必乱。臣疑其君,无不危之国;孽疑其宗,无不危之家。

君人

君人者,舍法而以身治,则诛赏予夺,从君心出矣。然则受赏者虽当,望多无穷;受罚者虽当,望轻无已。君舍法,而以心裁轻重,则同功殊赏,同罪殊罚矣,怨之所由生也。是以分马者之用策,分田者之用钩,非以策、钩为过於人智也,所以去私塞怨也。故曰:大君任法而弗躬,则事断於法矣。法之所加,各以其分,蒙其赏罚而无望於君也,是以怨不生而上下和矣。

君臣

为人君者不多听,据法倚数以观得失。无法之言,不听於耳;无法之劳,不图於功;无劳之亲,不任於官。官不私亲,法不遗爱,上下无事,唯法所在。

逸闻

行海者,坐而至越,有舟也。行陆者,立而至秦,有车也。秦、越,远途也,安坐而至者。械也。

厝钧石,使禹察锱铢之重,则不识也;悬於权衡,则氂发之不可差。则不待禹之智,中人之知,莫不足以识之矣。

谚云:不聪不明,不能为王;不瞽不聋,不能为公。海与山争水,海必得之。

礼从俗,政从上,使从君。国有贵贱之礼,无贤不肖之礼;有长幼之礼,无勇怯之礼;有亲疏之礼,无爱憎之礼也。

法之功,莫大使私不行;君之功,莫大使民不争。今立法而行私,是私与法争,其乱甚於无法;立君而尊贤,是贤与君争,其乱甚於无君。故有道之国,法立,则私议不行;君立,则贤者不尊。民一於君,事断於法,是国之大道也。

河之下龙门.其流驶如竹箭,驷马追,弗能及。

有权衡者,不可欺以轻重;有尺寸者,不可差以长短;有法度者,不可巧以诈伪。

有虞之诛,以幪巾当墨,以草缨当剿,以菲履当刖,以艾鞸当宫,布衣无领当大辟,此有虞之诛也。斩人肢体,凿其肌肤,谓之刑;画衣冠,异章服,谓之戮。上世用戮,而民不犯也;当世用刑,而民不从。

昔者,天子手能衣,而宰夫设服;足能行,而相者导进;口能言,而行人称辞。故无失言失礼也。

离朱之明,察秋毫之末于百步之外;下于水尺,而不能见浅深。非目不明也,其势难睹也。

尧让许由,舜让善卷,皆辞为天子而退为匹夫。

折券契,属符节,贤不肖用之。

鲁庄公铸大钟,曹刿入见曰:“今国褊小而钟大,君何不图之?”

公输子巧用材也,不能以檀为瑟。

孔子曰:“丘少而好学,晚而闻道,以此博矣。”

孔子云:“有虞氏不赏不罚,夏後氏赏而不罚,殷人罚而不赏,周人赏且罚。罚,禁也;赏,使也。”

燕鼎之重乎千钧,乘于吴舟,则可以济,所托者,浮道也。

君臣之间,犹权衡也。权左轻则右重,右重则左轻,轻重迭相橛,天地之理也。

饮过度者生水,食过度者生贪。

故治国无其法,则乱;守法而不变,则衰;有法而行私,谓之不法。以力役法者,百姓也;以死守法者,有司也;以道变法者,君长也。

一兔走街,百人追之,贪人具存,人莫之非者,以兔为未定分也。积兔满市,过而不顾,非不欲兔也,分定之後,虽鄙不争。

匠人知为门,能以门,所以不知门也。故必杜,然後能门。

劲而害能,则乱也;云能而害无能,则乱也。

弃道术,舍度量,以求一人之识识天下,谁子之识能足焉?

多贤,不可以多君;无贤,不可以无君。

匠人成棺,不憎人死,利之所在,忘其丑也。

兽伏就秽。

夫德,精微而不见,聪明而不发,是故外物不累其内。

夫道,所以使贤无奈不肖何也,所以使智无奈愚何也。若此,则谓之道胜矣。道胜,则名不彰。

趋事之有司,贱也。

臣下闭口,左右结舌。

久处无过之地,则世俗听矣。

昔周室之衰也、厉王扰乱天下,诸侯力政,人欲独行以相兼。

众之胜寡,必也。

《诗》,往志也;《书》,往诰也;《春秋》,往事也。

两贵不相事,两贱不相使。

家富则疏族聚,家贫则兄弟离,非不相爱,利不足相容也。

藏甲之国,必有兵遁,市人可驱而战;安国之兵,不由忿起。

苍颉在庖牺之前。

为毳者,患途之泥也。

昼无事者,夜不梦。

田骈名广。

桀、纣之有天下也,四海之内皆乱,关龙逢、王子比干不与焉,而谓之皆乱,其乱者众也。尧、舜之有天下也,四海之内皆治,而丹朱、商均不与焉,而谓之皆治,其治者众也。

君明臣直,国之福也;父慈子孝,夫信妻贞,家之福也。故比干忠而不能存殷,申生孝而不能安晋,是皆有忠臣孝子而国家灭乱者,何也?无明君贤父以听之。故孝子不生慈父之家,忠臣不生圣君之下。

王者,有易政而无易国,有易君而无易民。汤、武非得伯夷之民以治、桀、纣非得跖、蹻之民以乱也。民之治乱在於上,国之安危在於政。

《夏箴》曰:“小人无兼年之食,遇天饥,妻子非其有也;大夫无兼年之食,遇天饥,臣妾舆马非其有也。”戒之哉!

与天下於人,大事也,煦煦者以为惠,而尧、舜无德色;取天下於人,大嫌也,洁洁者以为污,而汤、武无愧容。惟其义也。

日月为天下眼目,人不知德;山川为天下衣食,人不能感。有勇不以怒,反与怯均也。

小人食于力,君子食于道,先王之训也。故常欲耕而食天下之人矣,然一身之耕,分诸天下,不能人得一升粟,其不能饱可知也。欲织而衣天下之人矣,然一身之织,分诸天下,不能人得尺布,其不能暖可知也。故以为不若诵先王之道而求其说,通圣人之言而究其旨,上说王公大人,次匹夫徒步之士。王公大人用吾言,国必治;匹夫徒步之士用吾言,行必修。虽不耕而食饥,不织而衣寒,功贤於耕而食之、织而衣之者也。

法非从天下,非从地出,发於人间,合乎人心而已。治水者,茨防决塞,九州四海,相似如一。学之于水,不学之于禹也。

古之全大体者,望天地,观江海,因山谷,日月所照,四时所行,云布风动;不以智累心,不以私累己;寄治乱於法术,托是非於赏罚,属轻重於权衡;不逆天理,不伤情性;不吹毛而求小疵,不洗垢而察难知;不引绳之外,不推绳之内:不急法之外,不缓法之内;守成理,因自然。祸福生乎道法,而不出乎爱恶;荣辱之责在乎己,而不在乎人。故至安之世,法如朝露,纯朴不欺,心无结怨,口无烦言。故车马不弊於远路,旌旗不乱於大泽,万民不失命於寇戎,豪杰不著名于图书,不录功於盘盂,记年之牒空虚。故曰:利莫长於简,福莫久于安。

鹰,善击也,然日击之,则疲而无全翼矣。骥,善驰也,然日驰之,则蹶而无全蹄矣。

能辞万钟之禄於朝陛,不能不拾一金于无人之地;能谨百节之礼於庙宇,不能不驰一容于独居之余。盖人情每狎於所私故也。

不肖者,不自谓不肖也,而不肖见於行,虽自谓贤,人犹谓之不肖也;愚者不自谓愚也,而愚见於言,虽自谓智,人犹谓之愚。

法者,所以齐天下之动,至公大定之制也。故智者不得越法而肆谋,辩者不得越法而肆议;士不得背法而有名,臣不得背法而有功。我喜可抑,我忿可窒,我法不可离也。骨肉可刑,亲戚可灭,至法不可阙也。

善为国者,移谋身之心而谋国,移富国之术而富民,移保子孙之志而保治,移求爵禄之意而求义,则不劳而化理成矣。

始吾未生之时,焉知生之为乐也?今吾未死,又焉知死之为不乐也?故生不足以使之,利

何足以动之?死不足以禁之,害何足以恐之?明於死生之分,达於利害之变;是以目观玉辂、琬象之状,耳听《白雪》、《清角》之声,不能以乱其神;登千仞之溪,临猿眩之岸,不足以淆其知。夫如是,身可以杀,生可以无,仁可以成。

鸟飞于空,鱼游於渊,非术也。故为鸟、为鱼者,亦不自知其能飞、能游。苟知之,立心以为之,则必堕、必溺。犹人之足驰手提,耳听目视,当其驰、捉、听、视之际,应机自至,又不待思而施之也,苟须思之而後可施之,则疲矣。是以任自然者久,得其常者济。

周成王问鬻子曰:“寡人闻圣人在上位,使民富且寿。若夫富,则可为也;若夫寿,则在天乎?”鬻子对曰:“夫圣王在上位,天下无军兵之事,故诸侯不私相攻,而民不私相斗也,则民得尽一生矣。圣王在上,则君积於德化,而民积於用力,故妇人为其所衣,丈夫为其所食,则民无冻饿,民得二生矣。圣人在上,则君积於仁,吏积於爱,民积於顺,则刑罚废而无夭遏之诛,民则得三生矣。圣王在上,则使人有时,而用之有节,则民无疠疾,民得四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