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蜃楼志

《蜃楼志》

作者:庾岭劳人   朝代:清代
最后更新时间:2017-04-11 11:20:17

《蜃楼志》介绍

蜃楼志

《蜃楼志》全称《蜃楼志全传》,约成书于清嘉庆初年,24卷24回(嘉庆十二年刊本为8卷)。有嘉庆九年(1804)刊本、嘉庆十二年(1807)刊本、咸丰八年(1828)刊本、聚贤堂刊本、上海神州图书局石印本等。1987年由宇文校点整理、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排印出版。嘉庆九年刊本书末署名“滆西弃人”的朱笔题识云:“原刊本署嘉庆十二年,……此本更属后刻,反题九年,实皆非是。”孙楷第亦认为嘉庆十二年刊本为原刻本。细考两个刊本,嘉庆九年本似应为原刻,其扉页、回目页题名与罗浮居士序中所言完全一致,均题“蜃楼志”,而嘉庆十二年本题名与罗浮居士序则不一致,多“全传”二字;且嘉庆九年刊本写刻全帙显出一人之手,刻工精细,纸墨优良,嘉庆十二年刊本则非一人写刻,刻工、纸墨均较逊色。滆西弃人之见似不可靠。孙楷第先生未亲见嘉庆九年刊本,其推测亦难以为据。从罗浮居士序中“劳人生长粤东,熟悉琐事,所撰《蜃楼志》一书,不过本地风光,绝非空中楼阁”可知,作者应为庚岭劳人,曾在广东有过一段生活经历,其真实姓名、籍贯、生平事迹及其他著述均不详。“禺山(今浙江德清)老人”似为本书的编辑修订者。

小说托言明万历年间事,实则描写的是乾隆末、嘉庆初(亦即鸦片战争前)的社会生活。当时以广州为中心的岭南地区是我国受西方资本主义影响最早、封建思想统治相对薄弱的地区,小说主人公苏吉士就生活在这一时期我国最大的对外贸易口岸广州。他出身洋商之家,其父为当时著名的广州十三行商总,苏吉士受业于思想开明的李匠山,而李匠山本人就是屡被封建科举制度遗弃的饱学名宿,因而苏吉士并未受到很深的封建思想的毒害和封建纲常的桎梏,身心部分地获得正常的发展。读书期间,他与少女温素馨耳鬓厮磨,相互爱悦,萌发单纯幼稚的爱情,并曾多次偷尝禁果。新婚第四天,父亲突然故去,他便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和遗产,辍学经商。

苏吉士与《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一类封建商人有着本质的不同,无论经营方式、聚财手段还是价值观念,都已经开始跨越封建藩篱,呈现出较为明显的资本主义色彩。西门庆经商致富的主要方式是放高利贷,勾结达官权贵,挤进封建政权机构以取得封建特权,进而保护和发展自己的商业经营;占有女人的同时占有她们的家产。在一系列商业活动中,西门庆采用的是野蛮欺压而非平等竞争的方式兼并和对付竞争者。不难看出,这些方式都是封建性质的。苏吉士则不然,他将父亲遗留的全部高利贷及抵押债券付之一炬,后来又再次拒绝放高利贷(这里当然带有想象成份)。他从不勾结封建官府,不谋求封建特权或官府的庇护,更不曾有丝毫跻身官府的念头,相反,他始终与封建国家机器保持一定的距离,凭借正常合法的商业利润发展经营,扩大财富。他的经营方式不同于封建性的商业经营模式,具有资本主义的某些特征。同商业经营相比,苏吉士的人生哲学和价值观念可能走得更远,儒家仁爱思想和西方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熔铸一炉,构成他性格特征、感情心态和处世哲学的主要思想基础,受“自由、平等、博爱”思想影响的痕迹十分明显。

他比《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呼吸到更多自由的空气,所受到的封建腐朽思想的压抑和传统规戒的束缚也轻得多,对年轻美貌的异性,他有着强烈的欲望,并且同不下十位少女、少妇有过性关系。然而,与西门庆根本不同的是,西门庆只有肉欲而无情爱,几乎从未对任何一位他所“爱”过的女人付出过些许真诚的感情,只将其充当泄欲工具。他有着强烈的独占欲,绝不容忍自己占有过的女人甚至包括妓女再被其他男人(少数本人丈夫除外)染指。苏吉士则对与自己有过性关系的绝大多数女子都曾付出程度不同的感情,对她们不仅眷恋、爱慕,而且尊重、理解、关怀,从未对任何一个女子施以摧残虐待。他反对男尊女卑,主张男女平等,甚至“想做个女人”。他虽尚未彻底否定封建婚姻制度,不反对纳妾,但主张妻妾平等。苏吉士完全没有西门庆那种独占欲望,他所钟情爱恋的温素馨被乌岱云强暴后不得已顺从他嫁,他虽十分懊恼失望,却依然同情关怀着素馨,“温存体贴之性还是当年”;苏吉士中人圈套,被人灌醉后与有夫之妇茹氏苟合,其夫死后二人又多次幽会,在茹氏的精心安排下,又曾与冶容发生性关系,且对此二女十分眷恋,但后来得知冶容与家人杜究私通,起初颇为着恼,经三思后便将冶容嫁与杜宠,复劝茹氏改嫁一位幕友,还拿出五百两银和衣物做嫁资。苏吉士才华学识过人,却从未进过场屋,拒绝走仕途经济道路,甚至于皇帝钦命调他进京任内阁中书,仍辞官不就,一心经商。苏吉士的这些思想和行为都与封建士大夫有本质的区别。

《蜃楼志》正文